2018俄罗斯世界杯
三五体育>新闻>CBA>正文

周琦和刘传兴要去的NBL,大概是什么样的?

摘要
周琦和刘传兴要去的NBL,大概是什么样的?

据美国媒体透露,周琦新赛季将加盟澳大利亚联赛NBL的东南墨尔本凤凰队,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在这片野兔比袋鼠多,袋鼠比人多的野性大陆上,他还将碰上自己在国家队的队友:身高2.26米的中锋刘传兴。

无论如何,只要可以成行,刘传兴和周琦都算踏出了中国球员出海的关键一步,至此,媒体聚光灯下除了CBA和NBA的感官将被打破,而澳大利亚篮球联赛自然就成了新赛季篮球迷们关注的又一个焦点。

在FIBA世界,澳大利亚男篮一直赫赫有名,米尔斯、英格尔斯、贝恩斯、德拉维多瓦……这一串名字从NBA传到国际赛场,不仅帮助澳大利亚斩获今年的奥运会铜牌、在最新的FIBA排名中高居第三,还加剧了亚太赛区的内卷。

不过,澳洲本土联赛并非澳大利亚男篮的栖身之源,反而更接近于NBA的学前班。今年的澳大利亚队的12人大名单里,来自NBL的球员其实只有四人(有意思的是日本联赛还贡献了一人)——而这也显然很能说明,NBL的成色,至少没法和那些能供应出一套非NBA国家队的欧洲顶级联赛相提并论。

事实上,从1979年诞生开始,NBL就始终保持小本经营的模式,其联赛规模始终不大。直到今天NBL一共也就10支队伍,其中还包括一支来自新西兰的球队。所以与其说NBL是澳大利亚联赛,倒不如说它在地理上是根植于“整个大洋洲”的篮球联赛。而如果我们进一步打破地理限制,NBL还可以被看做是英联邦国家中水平最高的篮球联赛,自然他也能吸引到一些来自这些地区的球员。

但是,澳洲体量毕竟有限,再加上英联邦国家的人民历来酷爱曲棍球、板球、橄榄球(在澳大利亚演化为澳式橄榄球,目前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比赛,吸引了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)等自成一派的团队运动,于是NBL的发展就不那么顺利了——在历史上,NBL一度处境十分艰难,赛程也是东躲西藏,必须避开英联邦传统优势项目的周期,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,他们甚至一度流失了悉尼、墨尔本、布里斯班等大城市球队,NBL在球迷和观众心目中的口碑一落千丈,并因此丢掉了电视台全国转播的机会。

之后时隔三年,缓过气来的NBL好不容易回到“央视”,赛事热度稳步回升,但汤姆维尔鳄鱼队又因为财政问题关门大吉,逼得联赛老板凯斯特曼在播客中发誓:“只要我还在掌控联赛,就不会再有NBL球队倒闭。”

对澳大利亚篮球来说,与美国走得太近是件幸福的烦恼。一方面,篮球天才们无缝接入NCAA体系,并由此进入NBA,就算去不了NBA,也有欧洲联赛向他们敞开怀抱,国家队的成绩倒是可以得到保障。

但另一方面,不断被NBA和其他联赛掐尖,就导致澳洲本土的顶级篮球联赛难以做大,只能绞尽脑汁地满世界搜集愿意来澳大利亚打球的球员和队伍。于是在大球和小球的夹缝中艰难生存的NBL联赛,就形成了“来者不拒”的开放风格。他们对海外球员的限制越来越少,不仅疯狂招募美国来的NBA落选秀(澳大利亚和承认双国籍,很多澳大利亚球员同时拥有美国国籍),像博古特这样的本地人“衣锦还乡”也越来越容易(但实际上博古特家里是克罗地亚移民)。

而从2016年开始,为配合澳洲篮球并入亚太区的政策,NBL俱乐部甚至可以无门槛地招募来自印度、关岛和日本等国家的球员,而根据联赛新规,这些外国球员都不算“外援”。

于是我们能在NBL赛场上看到来自各个国家的各色面孔,日本球员比江岛慎就曾在布里斯班子弹队打过三场球;马场雄大也在上赛季为老虎队效力,还打出了场均7.8分2.2篮板的数据坐稳了主力轮换的位置。除了来自日本的国手,“菲律宾周琦”凯-索托也在今年4月加盟了阿德莱德36人队。

在这种开放政策的指引下,甚至连印度选手都能来NBL一试身手,2017年,印度中锋阿姆帕利尔-辛格就曾加盟悉尼国王队,只是可惜一个赛季出战24场比赛的他场均只能上5.8分钟,得到2.1分1.4篮板,成了名副其实的吉祥物。

其实NBL联赛的开放历史远不止于最近五年,周琦和刘传兴也不是第一批旅澳球员,早在2003年,CBA浙江队的郑武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他以36岁的高龄加盟墨尔本老虎,除了去海外打球之外,还有“学习澳洲俱乐部经营管理之道”的想法。不过受到伤病困扰,郑武只待了不到50天就回到了国内。

联赛的开放并不意味联赛水平的出色,与海纳百川、虹吸天下英才的NBA相比,NBL的开放更像是旱地里打坎儿井的保命之举。10支联赛队伍,36轮常规赛,3局2胜的四强赛和5局3胜的总决赛,这样的赛事规模甚至比不过疫情之前的CBA。而3年150万美元的联赛顶薪、10万美元左右的均薪,也从侧面反映出澳洲联赛的盈利水平和赛事规模——毫无竞争力的薪资让本土天才们毫不犹豫地出海,而顶级球员的离开又反过来限制了联赛的观赏性和竞技水平,又导致联赛盈利水平受限,如此尴尬的循环,也是NBL规模和水平受限的原因之一。

所以,抛开远在NBA打球的澳洲球员,澳大利亚本土联赛的竞技水平并不如我们想的那么强,在2011年,曾在澳大利亚执教的NBA名宿马克-普莱斯表示,NBL的水平大约相当于NCAA一级联赛比较强的赛区。而从风格来看,得益于澳洲人民强悍的身体素质和积极对抗的光荣传统,NBL也充斥着慢节奏的阵地战、从外线贯穿到内线的对抗肉搏、屡见不鲜的犯规和失误。

这种古典式的打法虽然吸引不了多少观众,但对周琦和刘传兴这样的足尺寸内线来说,却是极好的练武场。他们有足够的时间适应高强度的对抗,提升自己在肉搏战中的攻防水平。

不过具体到周琦和刘传兴个人,他们的处境也不尽相同。刘传兴所处的子弹队目前排在联赛中游,球队以一群外线火枪手为主力,主要竞争对手除了上赛季在魔术队跑龙套的罗伯特-弗兰克斯以外,另外两个中锋杰克-索尔特和泰瑞尔-哈里森都是场均得分个位数的蓝领工具人,2.26米刘传兴作为全队海拔最高的灯塔,最起码可以朝着“NBL博班”的方向发展,成为队内不可或缺的“对策型工具人”。

而周琦的处境就好一些了,东南墨尔本凤凰队在上赛季才加入NBL,现在还与老虎队共享主场。球队目前还没有一个身高超过2米08的大个子,上赛季入选NBL第二阵容的核心米切尔-克里克曾在NBA打过5场正赛,场均4.2分2.4篮板,不过主打的是摇摆人位置和周琦没有冲突。在节奏偏慢、高大内线占尽优势的NBL赛场上,作为CBA内线天花板的周琦毫无疑问将成为凤凰队的内线主力。

实际上,考虑到周琦即使回归CBA其归属依然属于新疆,因此以澳大利亚为跳板重新适应海外节奏冲击NBA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上赛季,NBL一阵内线乔克-兰代尔,就在打出场均16分8篮板2助攻1封盖的数据(加上奥运会出色表现)之后得到了马刺队的青睐。而事实上在2019年他还曾在夏季联赛和代表中国队出战周琦捉对厮杀,当时兰代尔23分3篮板,周琦14分17篮板,还可以视为同一水平线的球员。

所以,新赛季周琦的目标不仅是坐稳球队首发,还要向着球队核心,甚至是最佳阵容发起冲击。虽然澳洲联赛规模不大,水平有限,但基于NBL独特的开放环境,和澳洲与美洲之间的紧密联系(从2017年开始,NBL与NBA之间还有一年一度的小型系列赛,在NBA赛季开始前,澳洲球队会与NBA球队打上3-7场),NBL正逐渐变成运动员登陆NBA的跳板,澳洲联赛最佳阵容级别的顶级球员,也可以摸到NBA的门槛边缘。

例如2019-20赛季的杰肖恩-泰特,在NBL打进一阵之后被火箭队选中,打出了11分5篮板的场均表现;更不用说在澳洲联赛“负重训练”的拉梅洛-鲍尔了,当他在黄蜂队场均16分6篮板6助攻,人们才意识到,他在澳洲联赛的低效数据只是高强度对抗的副产品。因此到了今年,雷霆队毫不犹豫地用六号签选走了在澳洲联赛同样“射术不精”的约什-吉迪。

在谈到NBL的跳板效应时,兰代尔说道:“NBL就是进入NBA最好的跳板,有很多球员从这里走出去,像刚拿了总冠军戒指的克雷格,刚被乐透选中的约什-吉迪,拉梅洛-鲍尔,还有被放入年度最佳新秀讨论的杰肖恩-泰特。这些球员也不是来了就走,他们也为NBL做出了贡献。”

“NBL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,让人们去追求NBA的梦想,而且这还不会影响到NBL本身,如果有的话,那便是NBL变强了,变得更有激情,而且我也能看到:此前在欧洲联赛的对手以及那些大牌球星,都来到了NBL赛场。”

无论周琦(甚至是刘传兴)有没有(再次)冲击NBA的心思,这都是他进入美国球探视野的绝好机会,虽然现在谈论这种可能性还为时过早,但既然周琦已经牺牲了大部分薪水来到南半球,那除了有球可打和磨练技术之外,也不妨冲着仅存于理论的美好愿景而拼一枪。说不定在力图“胜天半子”的奋斗旅程中,他就不知不觉地完成了蜕变。

从NBA到发展联盟、NCAA,从欧洲到澳洲,中国球员的出海之旅越来越频繁,也越来越熟练。就结果而言,除了姚明以外,其实大部分的出海都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。但与其说是出海无用,倒不如说是出海太少。在当今时代,篮球人才的跨联赛流通已经是大势所趋,篮球候鸟们从一个大洲飞到另一个大洲,各国的篮球水平也因此水涨船高,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所以,与其关在CBA这样一个尚未完全职业化的联赛里闭门造车,不如多出海见见世面,去国外薪资打对折的职业联赛体验一下竞技水平。不仅能磨练国手们的技术水平,还能倒逼国内联赛正规化、正常化。就像NBL一样,回归它本来应有的规模和定位,而不是被上上下下的重担压到变形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周琦和刘传兴登陆澳洲NBL,着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。

作者:Joe小酷比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5zhibo.com/view-43-178327.html

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,违者必究;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.如版权有造成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进行删除处理

114直播网